第一战·刀戟战歌

致我亲爱的小姑娘:

请永远记住,这不是以杀戮与抢夺为目的的战争,这是一场为相遇而存在的冒险。

爱你的 沃拉斯顿


1


北极星被金色的云层遮挡,隐在日出的天幕背后。

英灵在这金色的薄暮里抽出腰间的长刀,置于身体右侧屈膝行坐礼。

“应您的召唤而来——德川家康,参上!”

光在他的睫毛上停留,弯月的阴影绘于浅红的眼尾,他单手压住刀刃,将头深深地低下去。那是武士对主公的礼仪,五百年前他这座城池接受四方朝拜,天下武士对他行礼。而现在他又回到了这里,毫无怀疑地信任了眼前被圣杯宣召的新主人。

奥维利亚欣喜地蹲在他面前,托着脸看他:“我知道是你,我已经仰望你很久了。”

她伸...

 
20 Jan 2016

召唤章·恒星残魄

 

致我亲爱的小姑娘:

即使是恒星也会死亡,但它的残骸却是宇宙中最温柔的光。

仔细听它的歌声吧,那是伟大的星辰留下的诗。

爱你的 沃拉斯顿

又及,请珍惜与鸟儿一起到来的陨石碎片,它曾经被冠以天下之至的盛名,即使破碎也无损它的惊心动魄之美。


1

 

风雪的呼啸已经停止了,深紫的星空没了混沌云霭的遮挡,银河从天顶流淌到遥远的北极冰川。

雪鸮收拢了翅膀,蹲在阁楼的小窗边,把脖子缩进了胸前厚厚的绒毛中央,咕咕咕地抱怨着沿路的风暴。

奥维利亚给了它一只还没咽气的田鼠,那是从猫咪的爪子底下用鱼干换来的。雪鸮睁着单只眼睛接受了这样的嘉奖,扑...

 
09 Jan 2016

序章·风雪载途

序章·风雪载途


1

 

暴风雪已经让冬季来得足够彻底,连灰熊都揣着爪子窝进了潮湿温暖的冻土层下。

诺玛抱着咖啡窝在了噼啪作响的炉火前,就算是已经进入身体的咖啡因也没能让她的精神亢奋起来。窗外是漫无边际的飘雪,把松针林和小溪都封冻成了晶莹剔透的模样。除了无边无际的白色之外,只有风声肆虐地狂欢着,摧木拉朽地把森林和土壤,以及一切目光所能触及的事物都覆盖成悠远的寒冬——没有鸟鸣,没有山溪,连松涛都被狂风压得没了踪影。

这样张扬到极致的寂静的确是很美的,但太无聊了,尤其是对已经看了三十年这样的景色的旅店老板娘诺玛来说,太无聊了,她把膝盖上的书又翻过一页...

 
21 Dec 2015
© 一两荒城 | Powered by LOFTER